【打工勇者】第六章 作者:天罪

向下

【打工勇者】第六章 作者:天罪

發表  雛罌粟 于 周一 1月 31, 2011 11:09 pm

臉頰上有著冰冷又堅硬的觸感。
  意識逐漸脫離了黑暗,浮出了沉眠的水面。計琅邪睜開了眼睛,在呈九十度倒轉的視野裡,映出了陌生的景色。
  計琅邪一邊搖著頭,一邊坐了起來。由於腦袋尚未切換到清醒模式,所以他一時間還無法把握住目前的情況。計琅邪左右張望,過了一分鐘之後,才搞懂自己身處的狀態。
  圍繞四周的僅有冰冷的石壁,正前方還有一整面鋼鐵的檻欄之牆,不論怎麼看,這裡都像是牢房之類的地方,而且還很寬廣,足以容納好幾百人,不過目前裡面僅有計琅邪一人而已。或許是因為剛醒來的關係,他總覺得身體很重。
  「你終於醒過來了嗎?」
  傑諾‧歐蘭茲的聲音從後方傳了過來。計琅邪訝異地轉過頭去,發現身後蹲著一隻毛茸茸的小狗。計琅邪張大了眼睛,用像是在人行道上看見棕熊在等紅綠燈般的眼神,瞪著眼前這隻白色的小動物。
  「你那是什麼表情?是我啦。」
  計琅邪閉上眼睛,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。
  「唔……原來如此,沒錯,我早該想到才對……」
  「什麼?」
  那隻小白狗歪著頭,計琅邪的反應讓牠難以理解。
  「不愧是異世界……是啊,拘泥於人型是我的錯,這就是所謂的文化衝擊了吧?不過實在沒想到,原來大法師是一隻狗……」
  「你說誰是狗啊!」
  小白狗跳了起來,使出了一記捨身衝撞技,狼狠擊中了計琅邪的下巴。
  「吶,聽好了!現在這個模樣,是我用精神波構築出來的擬似形態。因為你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了,所以我沒辦法像之前一樣在你心裡說話,才會用這種方式跟你交談。懂了嗎?」
  計琅邪坐了起來,然後捉住白狗的後頸,將牠拎了起來。
  「那你幹嘛一定要變成這個樣子?是個人興趣嗎?」
  「因為我被困住的地方會妨礙精神波的溢散,在強度有限的情況下,只能擬似出小型生物的外表而已。」
  「怎樣都好啦,看你要變魚還是變鳥都隨便你。那麼小狗大法師,可以稍微說明一下目前的情況嗎?」
  「看不出來嗎?想不到你腦袋這麼差。」
  計琅邪的眉毛抖了一下。雖然只是精神波的擬似形態,可是被一隻狗當成笨蛋的話,無論如何都讓人愉快不起來。
  「這裡是異世界,我希望你用謹慎來形容。」
  「這跟謹不謹慎無關吧?笨蛋都看得出來,這裡是牢房,你被關住了。」
  計琅邪的動作僵硬了大約三秒鐘,四周的空氣此時彷彿凍結了一樣。
  「……你剛剛說這裡是哪裡?」
  「牢房。」
  「……誰被關住了?」
  「你。」
  計琅邪點了點頭,發出了乾澀的笑聲。
  「是嗎?原來這裡是牢房,而我被關住了啊。哈哈哈。」
  「喂──!反對暴力!不要拉我的尾巴,擬似形態會壞掉啦!」
  計琅邪掐住了小白狗的脖子,從緊咬的齒縫間擠出充滿殺意的句子。
  「限你在五百字之內給我一個完整的解釋,不然我就把你作成小狗拖鞋──!」
  「這樣子……我怎……麼……說話……啊……」
  「哼!」
  計琅邪把小白狗摔到地上,這種行為要是被愛護動物協會看見了,絕對會把他列入黑名單裡面。當然,前題是這個世界也有這種團體也行。
  「簡單的說,在召喚的過程中被妨礙了。」
  「太簡短了,而且一點也不完整!」
  「真是難侍候耶,你的要求還真多。」
  計琅邪伸出十指,一臉要把對方當成抹布給絞爛的表情。小白狗立刻跳離少年手臂所能及的範圍。
  「別衝動,我就更詳細一點解釋好了。吶,你以為我是閒著沒事,把自己關起來的嗎?」
  計琅邪立刻聽出了隱藏於話語裡的含義。
  「把你關起來的人,就是妨礙召喚的人?」
  「哦,你能聽懂真是太好了。」
  小白狗一邊點頭,一邊說明事情的經過。
  當初把傑諾‧歐蘭茲給囚禁起來的人,似乎早就預料到他會使出「異界召喚」這一招。在召喚過程中,這名妨礙者從旁干涉,將召喚物預定著落的空間位相加以扭曲。
  也就因為如此,計琅邪才會掉到了錯誤的地方。眼前這座牢房,便是妨礙者幹的好事,對方將位相轉移數值竄改過來,使計琅邪一到達傑洛,就會跑進這個牢房裡。
  「牢房倒是蓋得很大啊,看來是怕我叫出什麼大東西吧?要蓋這玩意兒,恐怕要花不少時間,看來那傢伙早就算好了呢。真是的,又被擺一道了。」
  傑諾像是很佩服似的搖著尾巴,那副模樣真的跟小狗沒兩樣。
  「現在不是誇獎敵人的時候!你不是大法師嗎?那就想辦法逃出去啊!」
  「哎呀,要是真辦得到那種事,我還用得著叫你來嗎?告訴你,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啊!」
  「明明是自己的疏忽,竟然還敢這麼理直氣壯啊?你這隻沒用的雜種狗!」
  「你說什麼?我變的可是純種的杜蘭夫犬,這可是相當有名的品種喲。」
  「我管你是杜蘭夫還是杜蘭教,總之這是你的錯,你要負責到底!」
  少年與小狗彼此叫囂,在媲美棒球場的廣大牢房裡展開了一場追逐戰。不過這場愚蠢的戰役並沒有持續多久,因為計琅邪才追了兩百公尺左右,就幾乎要喘不過氣來。
  「呼哈……可惡……哈……奇怪……我、我的體力……呼哈……」
  計琅邪蹲在地上猛力喘氣,為了自己的身體狀態深感不解。由於長期的打工生涯以及打架經歷,他對自己的體力起碼還有一定程度的自信,不應該只跑了這麼點距離就喘成這樣才對。
  傑諾停下腳步,回頭看著計琅邪。
  「累了嗎?也難怪,傑洛的重力係數是你們那裡的一點三倍,氧氣濃度也比較低,應該是一下子適應不過來吧。」
  「啥?」
  計琅邪露出了呆楞的表情,他覺得自己剛才好像聽見了某個很不妙的情報。
  「重力係數?一點三倍?什麼意思?」
  「唔,簡單的說,就是你的身體會變成平常的一點三倍重。」
  計琅邪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  一點三倍重──換句話說,一個六十公斤的人到了這個世界,等於必須背負高達十八公斤的無形鉛塊。計琅邪終於瞭解了,為什麼他會覺得身體異常遲鈍的原因。
  「你為什麼事先沒跟我說啊?」
  「你又沒問。」
  「當初在那邊喊『誠實乃溝通的原則,一開始就把話講清楚比較好』的人是誰啊?這簡直是詐欺!」
  「只是忘記提醒你而已,誠實跟無心之過是可以並存的。」
  「開什麼玩笑……」
  計琅邪坐倒在地上喘氣,到了這個地步,他已經連氣都氣不起來了。

轉貼至http://ww2.myfreshnet.com/BIG5/forum/forum.asp?forum=tian
本文禁止隨意複製、轉貼,請尊重智慧財產權。

avatar
雛罌粟

文章數 : 16
注冊日期 : 2011-01-25
年齡 : 28
來自 : 台北市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