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打工勇者】第五章 作者:天罪

向下

【打工勇者】第五章 作者:天罪

發表  雛罌粟 于 周一 1月 31, 2011 11:06 pm

在短暫的黑暗中,計琅邪夢到了過去的事。
  那時,父親還健在。家裡的經濟狀況跟現在完全不同,就算用富裕來形容也不為過。從出生開始就一直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,還是小孩子的他,一直沒有理由的相信著,這樣的日子將會永遠持續下去。
  十二歲,父親經商失敗了。由於投資失敗,加上合夥人捲款潛逃,使他們背負了大筆的債務。以前常出現在家裡的父親友人,此時一個也沒有出現,無人願意伸出援手,就連親戚也斷絕往來。雖然計琅邪仍是小孩,但是父親那煩惱與痛苦的模樣像是揮不去的詛咒般,深深烙印在心裡面。
那是第一次,體會比小孩子的社交圈更加殘酷的冷情人暖。
  十三歲,父親每天都拼命工作想要還清債務,脾氣也變得暴躁起來。突如其來的環境變化,使得剛變成國一生的計琅邪踏出成為不良少年的第一步。認識了吳守正,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變成了令學校頭痛的「行為偏差份子」。就在那年,父親過世了,死因是過度勞累。
  大部份的財產都被用來變賣還債,即使如此,還是沒有辦法還清債務。計琅邪與母親搬離了原來的房子,住進了便宜的小公寓。看見母親努力想要撐起這個家的模樣,計琅邪醒悟到現在可不是能夠隨意鬼混、悠哉度日的時候了。雖然很想幫忙負擔家計,可是在現今社會裡,沒有人會願意雇用一個十四歲的男孩子。就在這時,蛇哥出現了。
  ──然後,一直到了現在。
  十五年來的重大回憶,像是未經剪輯的電影底片般雜亂地播放著。或許是因為緊張與勞累的關係,才會讓人想起過去的事情。當坐在醫院椅子上打盹的計琅邪醒來時,不禁為剛才的夢而生氣。
  會想起過去的事,就表示自己仍然牽掛著那時的一切。
  然而,已經離開的東西不會回來。牽掛與緬懷,只是意志不堅定的變相形態罷了,也是一種軟弱的表現。
  毫不回頭地向前進──這是計琅邪所懷抱的信念。
  剛才所夢到的東西,彷彿是對此一信念的嘲笑一樣,這就是少年生氣的理由。雖然這在旁人眼中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,不過對少年那未臻廣闊的視野來說,這種不合情理的固執是很重要的。
  在發覺王曉蓉的異狀後,計琅邪立刻叫了救護車,並且向打工地點請了假。在等待檢查結果的過程中,感覺時間的流逝份外漫長。
  (竟然會不小心打起瞌睡,實在太缺乏緊張感了。)
  帶著微微的罪惡感,少年自我反省著。
  就在這時,一旁的護士叫到了計琅邪的名字。計琅邪走進充滿藥水味的白色房間,有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醫生正坐在裡頭,皺眉看著牆上的X光片。
  「因為過度勞累導致高燒,只要安靜休養幾天就沒事了。」
  醫生以令人安心的結論作為開頭。
  「不過總體來看,你的母親情況還是不太好。不僅肝功能衰竭,而且也有心臟血管方面的疾病。冠狀動脈瘤過大,最好早點開刀……」
  計琅邪還來不及鬆口氣,不幸的消息便宛如暴風雨一般猛烈襲來。
  從醫生口中冒出了一堆聽起來就很嚴重的病名,到後來,計琅邪已經不記得醫生究竟說了些什麼了。
  當少年回過神來時,發現自己正站在醫院的門口,腦袋裡面的印象,只剩下「母親病重」與「高額的治療費」這兩項而已。
  「簡直是在開玩笑──!」
  怒氣沒來由的竄了起來,計琅邪對路邊的垃圾筒猛力踢了下去。垃圾筒被固定得很牢固,所以只發出了「噹」的一聲而已。路上的行人見到這一幕,不免被嚇了一跳。
  計琅邪接著對行道樹揮拳,粗壯的樹幹微微搖晃了一下。手掌傳來了強烈的痛麻感,暫時澆熄了怒氣的火焰。
  (……沒錯,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。)
  迅速的,計琅邪恢復了冷靜。雖然這並不值得誇耀,但是在長期的不幸磨鍊下,少年比同年紀的男孩子更理智的面對現實。
  (該去哪裡弄到這筆錢?借錢嗎?)
  選項一、如果沒有充足的抵押品,是不可能向正常的金融機構借到錢的,但是如果向地下錢莊那一類的地方借錢,下場會更慘。
  選項二、如果求助社會福利機構或許可以得到幫助,可是會連自己非法打工的事都被揭穿,到時連唯一的收入都會沒有。
  選項三、如果向蛇哥借錢,成功機率更加渺茫。那名壯漢跟電影裡面的流氓不一樣,他是真正的黑道份子,而且是屬於徹底向利益看齊的那種。
  計琅邪竭力思索著每個選項的可行性,然後一一推翻。到了這種地步還能夠如此冷靜的思考,連他自己都覺得有點生氣。
  (那麼,只能從非法行為下手了嗎?)
  這時,蛇哥昨天所說的話,在腦中鮮明的浮現出來。
  就算僥倖成功搶劫銀行,最後還是會被逮到。外行人是不可能逃得過警察的追捕,僅憑個人的力量就想要對抗整個組織,機率比中彩券還要低。
  計琅邪就這樣抿著嘴唇,看著即將落入地平線的夕陽。
  宛如燃燒般的晚霞,把少年的身影給染紅。在黃昏的餘暉下,少年思考著。
  不論怎麼想,每條路都行不通。
  沒有親戚、沒有朋友、沒有金錢,除了奇蹟以外,沒有任何能夠依靠的東西。不,就連奇蹟這種東西,本身就是不值得依靠的,將希望寄託在那種飄渺的事物上,實在太蠢了。
  少年的夢想是成為冷酷的現實主義者,然後過著衣食無缺的生活。寄望奇蹟,與這個夢想是背道而馳的。
  ──可是,如果是確實能夠掌握住的東西,那就不是奇蹟。
  非現實的東西,如今已經成為現實,既然如此,那就沒有否認的理由。計琅邪想到了,那最後也是唯一的機會。
  「……大法師,你在哪裡?」
  少年的聲音,比少年自己所想的還要乾澀。
  ──「我仍在你心裡。」
  那個聲音很快地回答了。
  「我問你,如果我去到那裡把你救出來,然後再回到這裡,大概要多
久?」
  ──「時間不是問題。召喚歸還的時候,可以調整異時空的時間向量數值,就算你在傑洛待上一年,在這裡也只是那麼一瞬間。」
  「你被關的地方,需要花上一年才到得了?」
  ──「沒那回事。我會把你送到某處,那裡藏著可以用來釋放我的『鑰匙』,接著你只要來到囚禁我的塔,把我放出來就行了。順利的話,只要十天就夠了。」
  「是嗎?很好。我想提高報酬,價值一千萬夸爾特的寶石,可以嗎?」
  ──「原價的十倍嗎?真是會喊價啊,不過沒問題。」
  「交易成立,我願意去當勇者。」
  ──「那麼,我在此與你締結契約。」
  在聲音說完這句話的瞬間,計琅邪的視野瞬間被染白,那就像是被強烈的閃光正面直射一樣。
  四周的景色化為一片空白,在那無垠的白色虛空中,大法師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  ──「吾之名為傑諾‧歐蘭茲,在此開啟應許之門。接受吾之呼喚,與吾締結契約者啊,報上汝名。」
  「計琅邪。」
  ──「以汝之名、吾之名起誓,汝將聽從吾之命令,吾將領受汝之加護,直至契約終結為止。」
  四周的虛空由白轉黑,接著由黑轉白。在黑白交錯的過程中,逐漸化為混沌的色彩。就連計琅邪的意識,也隨著這片混沌一同扭曲,他的身體失去了重力的牽引,彷彿整個人都陷入了泥沼之中。
  少年的身體化為閃光,在歪斜的次元界線間穿越了縫隙。
  打工勇者的傳奇,就此展開。

轉貼至http://ww2.myfreshnet.com/BIG5/forum/forum.asp?forum=tian
本文禁止隨意複製、轉貼,請尊重智慧財產權。


avatar
雛罌粟

文章數 : 16
注冊日期 : 2011-01-25
年齡 : 28
來自 : 台北市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