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打工勇者】第三章 作者:天罪

向下

【打工勇者】第三章 作者:天罪

發表  雛罌粟 于 周五 1月 28, 2011 11:29 pm

如果有一天,在自己身上發生了超出現代物理法則所能解釋的非常識性事件,應該要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來應對才好呢?
  二話不說就接受當然是最容易的方式。不論是好事或壞事、喜歡的事或討厭的事、正確的或錯誤的事,只要什麼也不想的統統接受,那麼人生或許就可以過得很輕鬆。
  不斷地質疑且反抗則是最辛苦的方式。為了對抗已發生的現實,如果不用盡全力是無法加以推翻的,要違逆已經存在的事物,勢必得付出代價。
  人類是無法對每件事都單純地選擇接受或拒絕的,在接受與拒絕的夾縫間努力,那才是人類的文明得以建立起來的理由。因為拒絕過去的耕種方式,所以開創了新的耕種法;因為接受了四則運算的數學法則,所以進一步建立了更多的數學理論。
  單純的接受或拒絕,並不存在。
  同理可證,計琅邪也正陷入了接受與拒絕的二律悖反狀態。
  ──「有什麼好苦惱的?逃避現實是不好的哦。」
  那個導致二律悖反的禍首如此說道。
  雖然想把這個聲音當成幻覺,可是如此一來就表示自己腦子出問題了;不過要是承認這個聲音確實存在,那就表示有問題的是這個世界的常識。不論結果是哪一種,都不會讓人感到很愉快。
  面對這種矛盾的情形,計琅邪只好選擇了另一條路──聽而不聞。
  原本是希望那個聲音過一段時間後就會自動消失的,沒想到對方就跟纏人的惡質推銷員一樣,一直死賴著不走。計琅邪能夠看見的東西,那個聲音似乎也能看見,所以老是可以聽見他對於這個世界的評論。
  ──「學校嗎?我們也有同樣的東西哦。可是為什麼你們要穿一樣的衣服?」
  ──「哦哦,你們這裡的交通工具外形很有趣嘛!動力源是什麼?」
  ──「唔,你們這裡的課程還滿有深度的?」
  ……諸如此類的聲音三不五時就會響起來,計琅邪不管對方說什麼都當作沒聽見。現在正是國三生面臨大考的時期,課程進度大多已經結束了,所以上課時大多是讓學生隨堂測驗或自習。
  計琅邪就這樣保持著跟發呆沒兩樣的無心狀態,一面盯著課本上的同一頁,一面任隨時間流逝。到了放學時間,他便拎起書包走出教室,離開了學校。計琅邪的班級導師是個即將退休的老人,只要不惹出太大的事端,或是妨礙其他學生讀書的話,他對於計琅邪的行為都會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。
  ──「看來你不是個用功的學生嘛?」
  那個聲音再度響了起來。
  「你很囉嗦耶!」
  計琅邪終於忍不住了,咬牙擠出了今天以來的第一個回答。
  ──「吶,不用惱羞成怒。以前我也是能偷懶就偷懶的,就是這份堅持偷懶的意志,讓我成為大法師。放心,以後你也有機會的。」
  「那個機會我寧願免費送給別人。就算這個世界充滿了神棍,也不可能需要大法師。」
  計琅邪乾脆地回答。
  ──「是嗎?太可惜啦。大法師是福利很好的職業哦,就算成為一國之王也是有可能的呢。」
  「那是跟民主主義為敵的職業,要是真的成為那種東西,下場只有被丟到焚化爐裡面燒掉而已。」
  計琅邪有一句沒一句的跟那個聲音對談著,幸好公車上人很多,人群的吵雜聲蓋過了他的聲音,否則恐怕會被當成是自言自語的怪人。
  計琅邪搭乘公車來到了市中心,然後走進了某棟大樓的後門。這裡就是他的打工地點Caesar,中文名為凱薩大酒店。
  在法律上,身為國中生的計琅邪是不可以在這種地方打工的,不過因為有人從中介紹,再加上他本身也有經濟上的需求,所以便接受了這份打工。主要任務是在後場打雜,月薪一萬九千兩百元,在這個經濟不景氣的時代,這算是優沃的打工。
  「你來啦。」
  叨著香煙,染著一頭金髮的二十來歲男子一見到計琅邪,便打開後門讓他進去。計琅邪的職位是雜工,這個頭銜所代表的意義,便是每一件別人認為麻煩的事情都會讓他去做。清掃環境、整理東西、搬卸貨物,這些就是他每一天的工作內容。
  「哦哦,小計來真早。」
  「小計很努力嘛,加油。」
  「好好幹啊,小計。」
  歲數比計琅邪大上四、五歲的男子們坐在一旁抽煙,在打牌聊天之際不忘從旁打氣──雖然那些本來是他們份內的工作。
  抗議是沒有用的,這就是所謂的職場倫理,尤其是在這種地方。眼前這些男子雖然乍看之下跟街頭混混沒兩樣,可是他們的段數比街頭混混高上太多。
  如果單論打架的話,計琅邪覺得自己或許不會輸給他們,不過這個世界並沒有這麼簡單。如果衝動地跟對方打上一架,換來的不僅是死纏不休的報復,還有昂貴到連銀行也會大吃一驚的高額慰問金。
  「喂,每次都是我犧牲自己讓你們有打牌賺錢的機會,最贏的那個記得要請客啊!」
  計琅邪拄著手中的拖把,對著那群正著偷懶的人如此抱怨著。
  「那有什麼問題,下班我請你啤酒,半打夠嗎?」
  其中一名男子頭也不抬地說道,看來他就是最大的贏家。
  「請那種東西,乾脆折現給我比較快。」
  「那請你吃火鍋,到時記得拿收據給我。」
  其餘三人聞言笑了出來。
  開店前的例行清掃結束了,計琅邪搬貨到後面的廚房,經過管理室時,發現有一個男子正坐在裡面。
  那是一個戴著墨鏡的壯漢,穿著沒有打領帶的凌亂西裝。這名壯漢便是這間店的負責人,有著「眼鏡蛇」這種聽起來就很危險的名號,他本人似乎也很喜歡這個綽號,於是店裡的人全都叫他蛇哥。
  據說他之所以會被人叫做眼鏡蛇,是因為個性兇狠毒辣的關係,他會不擇手段地對付敵人,直到徹底擊垮對手為止。平常的他難得出現在Caesar裡面,除非心情大好或大壞,否則是不會出現的。從他臉上的表情來看,今天應該是後者。
  「哦,小計嗎?」
  壯漢看見了計琅邪,便招手要他進去,然後指了指電視。螢幕上面播的是新聞節目,大大的標題寫著「郵局遭搶!十二小時落網!」
  「看到了嗎?蠢材做蠢事的下場。」
  蛇哥雙腳蹺在桌上,仔細一看,他的椅子底下擺滿了空的啤酒罐。這個壯漢平時兇狠,不過喝醉了之後會展現出性格的另一面,特別喜歡向人說教,然後在醒來之後把自己說過的話全部忘掉。
  「隨便搞到了兩把鎗就想去搶錢?錢真那麼好弄的話,我們就不需要出來混了!外行人是玩不過條子的,連這種事都想不到,真的是蠢到了極點。」
  蛇哥把手中的空啤酒罐給捏扁。
  「吶,聽好了。我是看著你爸的面子上,才讓你在這裡工作的。小的時候你爸很照顧我,所以想說讓你在這裡多少賺一點回家去。這就是報恩,你懂不懂?報恩啦!」
  計琅邪點了點頭,從那種語氣跟腔調來看,他確定壯漢已經醉了。
  「但是呢,最多也只有這樣。讓你在這裡賺我的錢,已經很對得起你老爸了。要是敢用我的名字在外面招搖撞騙的話,我會把你的手指頭一根一根折斷,然後拖去埋掉。」
  這種話計琅邪絕對相信,他在這裡工作一年多了,親眼見識過這名壯漢的手段。他只有在酒醉的時候才會比較親切,在清醒的時候,就算用冷血來形容他這個人也不為過。
  就算是在蛇哥的介紹下才在Caesar打工,但是他從來沒有特別照顧或包庇計琅邪,純粹只是將他當成一般的打雜小弟而已。証據就是,計琅邪已經在這裡工作一年了,蛇哥跟他說話的次數,用一隻手就數得出來。
  「知道了嗎?知道就好……那個、咦……我原本叫你進來是想說什麼?」
  有時候會莫名其妙的脫線起來,這也是這名壯漢的風格。
  「啊,想起來了。我告訴你,就算沒錢,也千萬不要學那些笨蛋去搶劫。不要小看條子,沒有靠山的話,或是靠山不夠硬的話,一下子就會被逮住,然後關進去吃牢飯。還有,要是你做了蠢事,別以為我會罩你,老子才不想沒事惹麻煩。嗯──就這樣,沒有了。」
  自顧自的說完一堆醉話之後,蛇哥便揮手要計琅邪離開。
  ──「唔,看來你的人生還真是波瀾萬丈嘛。」
  那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。
  「輪不到你來說……等等,你還會講成語啊?」
  ──「那是你的腦袋自動翻譯的。我跟你的交談是用精神波的方式,你的腦袋接受了我送出來的訊息之後,會自行從記憶中選擇適當的字句進行轉譯。原理其實很簡單。」
  「……不,一點都不簡單。」
  那種亂七八糟的原理,恐怕只有魔法才真的能夠把它付諸實行吧?計琅邪如此想著。就在這時,他突然發現了一件事。
  「等等,這麼說起來,那個『勇者』的稱呼……」
  ──「嗯,也是你的腦袋自己選擇的哦。感知到精神波的意念,在眾多相似卻有微妙差異的同義詞之中,選出一個你本身認為最適當的稱謂,所以絕不會有溝通不良或誤解的問題,這就是這個法術了不起的地方。」
  聲音像是很得意似的說著。
  計琅邪抵住了自己的額頭,為了自身的想像力之貧瘠而感到羞愧。英雄、救世主、勇士、解放者……,在一大堆可以用的名詞之中,他的腦袋好死不死竟然會選中「勇者」這個字眼,實在是太丟臉了。
  (全部是吳守正那傢伙害的!)
  到了最後,計琅邪索性遷怒於友人。

轉貼至http://ww2.myfreshnet.com/BIG5/forum/forum.asp?forum=tian
本文禁止隨意複製、轉貼,請尊重智慧財產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vatar
雛罌粟

文章數 : 16
注冊日期 : 2011-01-25
年齡 : 29
來自 : 台北市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